我是如何開始極簡生活的?人生總會落入俗套

*這篇文章不會有精彩絕倫的before&after圖,畢竟在經歷那些時刻時,我並沒有想過要留下紀念。

*配上這首歌來看這篇文章吧,這首歌很有意義喔 :)

諾大的家裡總是找不到需要的東西,就是我們家的日常景象

我出生在一個滿是雜物的家中,可能因為家裡是做小生意的吧,除了一般家庭會囤積的物品之外,還多了很多奇奇怪怪,無法解釋用途的各式器具。父母忙於生意,不太能顧孩子,家裡也沒人收拾,東西擺在各種超乎常理的位置。

笨重的金屬茶具組擺在書櫃的最上層,放得甚至不太妥當,有一部分露了出來,在書桌旁做作業的我總是擔心它砸到頭上。

本該專屬於我的浴室擺滿了母親整理出來不穿的衣服,大大的塑膠收納箱,一個個壘起來,我從沒在自己浴室裡洗過澡。

我的衣櫃裡塞滿了父親的家電紙箱,多得收不進自己的衣服。

客人打進家裡要訂購商品時,卻發現舉目所及的所有筆都寫不出字,因為從沒想過要丟棄它們。

打破缺角的碗盤大大小小,堆疊在廚房的一角,還偏偏是微波爐門開闔的區域,每次加熱飯菜還得先把那疊搖搖欲墜的碗盤拿開才能使用微波爐,熱好之後再把破碗盤堆回去。

這些敘述,光是文字就足以讓你焦慮起來了,對吧。

那時我太小了,察覺不出這有多麽奇怪,我沒看過其他人的家裡是什麼樣子,只覺得生活就是這樣過,反正沒什麼要我擔心的,但勞累的父母很常因為找不到東西而吵架拌嘴,聽得有些煩。

像是開罐器,總是在要用的時候怎麼找也找不到,買了新的開罐器之後,舊的像是雨後春筍一般在各種不可能出現的地方冒出來,但下一次要用的時候會連著新的一起,全體消聲匿跡。

諾大的家裡總是找不到需要的東西,這就是我們家的日常景象。

人生轉捩點,一次平凡又翻天覆地的失戀

上了大學之後,我離家北上,開始了住宿生活。我的東西依然很多,但那畢竟是我認爲自己「可能會用到的東西」,所以東西雖然多,但並沒有太多不滿。

後來,我失戀了,這其中的細節不多敘述,少女的失戀故事總是很相似的。但那時我覺得自己的世界像是要崩塌了一樣,非常悲傷。

在沒跟他聯絡的一年多後,我鼓起勇氣聯絡他,問候他最近過得怎麼樣,聽他描述自己的大學生活,他最近做了什麼、系上交了什麼朋友,他說自己最近認識了一個性格很好的女孩,他們相處得很不錯。

聽到這些怎能不叫人難過,原來被停在原地的只有我而已啊。我跟他道別,用盡全力痛哭了一場,睡醒之後決定做點什麼。

為免觸景傷情,我開始丟東西,拿一個大大的塑膠袋,把跟他有關的東西放進裡面,東西掉進袋子裡,像是過去的我也掉進去了一樣,真可惜啊,那些時光。

但很奇怪的是,隨著這些物品一一進了袋子,我的不捨也像是被一絲絲吸進黑洞一樣,我感到平靜,但也非常輕快,像是馱著好重的行李走了好長一段路,到了目的地之後終於放下的暢然。

我覺得可以跟這段過去告別了,在這段時光我學會了如何付出情感,好的,謝謝你,再見。

這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次事件,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還真是完全落入了俗套啊,為什麼不像佛陀頓悟的故事一樣獨一無二、驚天地泣鬼神,這些經歷平凡得光是說出來都讓人感到羞赧。

我只是平凡地過生活,平凡地失戀,平凡地變成極簡主義者而已。

不過失戀也僅是開端而已。

我突然發現了被我丟在角落,可憐的它們

在從宿舍的各個角落翻找帶有戀情回憶的物品時,我發現了好多帶來台北卻從沒穿過的衣服,因為潮濕的氣候而染上黃斑或發霉。

我身上的行頭都是母親幫我置辦的,母親童年時物質匱乏,在開始愛美的年紀卻沒什麼漂亮衣服可穿,在生下我之後像是要彌補過去的自己一樣,拼命地為我添購新衣。

的確,母親的品味非常好,購買的衣服質料良好、針腳細密飽滿、款式剪裁都很經典,是不論多久再穿都不會過時的上品。

但母親喜愛的是溫柔的淑女風,細細的棉質蕾絲邊、小碎花、輕飄飄的裙子,而這不是我喜歡的。

母親喜愛的淑女風

但感覺很棒又如何呢?至少我在上大學之後從未穿過他們。現在他們堆在衣櫃的角落,看起來好可憐,我感到非常愧疚,覺得像是虧待了它們,也虧待了母親的一片心意。

我憑著剛剛告別一段戀情的衝勁,把這些我認為不屬於我的衣服配飾,全部打包起來,寄回老家。還丟了一些上大學之後買的配飾、生活雜貨,因為那些東西質感不佳,購買時被大學生活的想像沖昏了頭,但現在一看是那麼令人難以忍受。

留下的全都是我喜歡的,軍裝大衣、修身的牛仔褲、俐落的上衣,我認爲以開啟新生活來說,足夠了。

生活的靈感,總是不期而至

保留了喜愛的物品之後,一開始我很開心,覺得自己終於活出了「比較正常」的樣子。物品從一開始的爆滿,到一般人該有的狀態,我像是繞了一個大彎路才終於走回正軌,當時我認為這應該是可以恆久保持的吧。

但事實並非如此,整理好的房間隨著時間流逝又亂了起來,明明沒有買進新的東西,但還是越來越雜亂,接下來經歷了好幾次宿舍搬遷,再來求職租屋,每次搬家都像是一場打不完的仗,我不打算買房子,至少目前為止我不會永遠停留在同一個地方,所以接下來的人生會不停上演這樣疲憊的場景嗎?

明明身邊都是喜歡的東西,也「努力」去使用了,但為什麼還是無法感到輕鬆,這一切像是好不容易解出的題目被宣布更改了正確答案,我又開始茫然。

我是一個很捨不得丟東西的人,小時候父母出去工作,一個人待在家裡,寂寞的我會在牆上畫出朋友跟他對話,也會將身邊的物品取名,小時候穿著的室內拖鞋,某天鞋底掉落,要把它扔進垃圾桶時我還不捨地告別,因為它也是我的朋友之一。

這種感情一直到現在都還存在,我沒有把丟棄物品時的不捨遺忘,理性上我知道這些東西對於我來說只是負累,但感性上就是捨不得,沒錯,我成功丟棄了,但心裡很難受。

我不想再有這種感覺了,但這些物品開始讓我力不從心,該怎麼辦。

於是我去google「丟東西 難過」,從這個關鍵字連到另一個關鍵字,最後「極簡主義」來到我的面前。

有如醍醐灌頂。

衡量自己的能力,維持舒適的物品數量

我終於了解問題出在哪裡了,是我沒有量力而為,明明是個不擅長整理的人,卻保留了超出自己整理能力的物品,就算在一般眼光看來我的東西不算多,但我的整理能力可是遠遠低於一般標準啊。也正是因為這樣,我無法持續把物品歸位,更會有一些物品被我所淡忘,壓在抽屜或櫃子的深處。

我再一次把所有東西拿出來一一檢視,思索我們上一次相處是什麼時候,那次相處的情景是怎樣的,最最重要的是,我跟它熟不熟。如果無法好好得出答案的話,我就該跟它告別了。

無法妥善使用物品卻將它們強留在身邊的話,是非常悲傷的,不要因為害怕拋棄物品的負罪感而將它們藏在看不到的地方,也不要為了強行賦予意義,而逼著自己去使用或是保存什麼東西,這樣子不管是自己還是物品,都太可憐了。

那些要跟它告別的物品,我把它們清潔乾淨,或捐或賣,謝謝他們曾經幫助過我。至於留在身邊的物品,我會帶著它們繼續行走我的人生。

極簡主義是什麼,就是畫出那條清楚的線

於是,我開始了極簡的生活

現在的我,可以用兩個12號紙箱裝下全部的家當,棉被衣物鞋子書本。

我全部的家當

現在的我,待在自己的空間裡會感到安心,物品全都像老朋友般相熟,也因為數量稀少,就算如我一般不擅整理也能將它們好好歸位。我喜愛它們,會細心養護,它們則是每天都變得更加稱心妥貼,我覺得這樣的相處模式很放鬆,我很喜歡。

我就是這樣開始極簡生活的,過程很平凡,動機很平凡,成為極簡主義者之後的生活也很平凡。

我還是持續行走在極簡的路上,總有一天會用一卡小皮箱裝著所有物品,自由自在的到處旅行,就算未來再有告別的時刻,我也能泰然處之了。


作者: sanshih

一定要簡單漂亮的過日子

在〈我是如何開始極簡生活的?人生總會落入俗套〉中有 2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